020-66889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66889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产品知识 >
34567相加得15
发布时间:2020-11-06 00:04
浏览次数:
34567相加得15赵灵尊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唐九生的主意实在太馊了,赵灵尊不敢啊!可是,就这样又和师妹擦肩而过了吗?赵灵尊又实在不甘心。唐九生笑着向正房走去,经过岳灵璧身边那棵海棠树时,猛然回过头对赵灵尊喊道:“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 岳灵璧一脸疑惑的看着唐九生,“唐公子,你在和他说什么?” 赵灵尊狠狠的咬了咬牙,这才下定了决心,脚步坚定走到岳灵璧的面前,低声道:“师妹,我有句话要和你说,说完我就走。” 岳灵璧翻了个白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放完赶紧滚,老娘最看不得你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哪像个爷们儿?!” 赵灵尊一脸严肃,左右看了看,这才沉声道:“师妹,此事事关重大,极其重大,这话可不能被别人给听到,你附耳过来,我对你讲。” 岳灵璧很是疑惑,赵灵尊这种人能有什么秘密?但看他一脸郑重其事的表情,好像是真有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事情,岳灵璧皱了皱眉头,“你说吧,我听着呢!” 赵灵尊凑到岳灵璧耳边,低声道:“师妹,大事不好了,我刚得到了一个消息……” 岳灵璧心中一惊,是什么消息,能让赵灵尊如此慎重,刚想开口问,猛然肋下的软麻穴被点中,岳灵璧毫无防备,不由大吃一惊,厉声喝道:“姓赵的,你想干什么?!” 话音未落,哑穴又已经被点中,岳灵璧说不出话,只有呜呜之声,气的火冒三丈,赶紧运内力气机准备冲破被封的穴道,可是急切之间哪有那么容易冲开被封的穴道? 赵灵尊将软瘫的岳灵璧扛在肩上,低声道:“师妹,实在对不住,得罪你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赵灵尊扛着岳灵璧向前院的倒座房走去。 西门玉霜睡眼惺松的从屋内走出,见赵灵尊扛着岳灵璧从内院之中走了出去,一脸诧异的问道:“他们这是在干嘛呢?赵大叔怎么扛着岳姑娘,他们要做什么?” 唐九生一脸坏笑,得意洋洋,“不干你事,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别问了,该干嘛干嘛去!” 西门玉霜正一脸疑问时,水如月也从屋内出来,见唐九生笑的很坏,气道:“小师哥,你笑这么坏,肯定又没想什么好事吧?” 西门玉霜拉住唐九生的手,一脸坚定的问道:“相公,赵大叔和岳姑娘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必须要老实告诉我!” 唐九生神神秘秘搂过西门玉霜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问道:“人家是两口子,老夫老妻多年没在一起了,现在临别,还能干些什么?啊?还能,干,些,什么?” 西门玉霜一愣,瞬间反应过来,恼羞成怒道:“臭流氓!不要脸!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唐九生抬起头望着天井上方的天空,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缓缓说道:“是吗?既然我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那你干嘛还哭着喊着想要嫁给我啊?真是奇了怪了!难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女人也都是口是心非的吗?” 西门玉霜气的一脚踢了过去,“小唐,你要死啊!”唐九生闪身躲过飞来的一脚,嬉皮笑脸的跑开,一边跑一边用手刮着脸皮,西门玉霜赌气跺脚。 水如月完全是懵的,不解的问道:“霜儿,你们俩这是在闹哪样啊?赵大叔又怎么了?” 西门玉霜摇摇头,脸臊的通红,这要怎么说出口嘛! 倒座房内,赵灵尊把岳灵璧轻轻放在床上,回身把门闩好,回来又解开岳灵璧的哑穴,岳灵璧这才喘上来一口气,怒道:“赵灵尊,你到底要干什么?” 赵灵尊苦笑一下,“师妹,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闹脾气也好多年了,闹够了没有?咱们能不能不要这样了?” 岳灵璧呸了一声,把脸扭到一边,“不要脸!谁和你是夫妻?” 赵灵尊老着脸皮,往下脱岳灵璧的衣服,岳灵璧尖声叫道:“姓赵的,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赵灵尊一脸无辜的道:“我还能干什么?干点两口子该干的事啊!老婆,你就别喊了,没人会来的!” 岳灵璧又羞又气又急,怒道,“姓赵的,你要是敢胡来,等下我就杀了你!” 赵灵尊苦笑一下,“老婆,真对不住,如果等一会儿你还生气,那你就杀了我吧,我心甘情愿死在你手里。其实,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死在你手里了!” 岳灵璧蓦地睁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这个老实到近乎懦弱的男人,他什么时候也学会说情话了? 窗外的时令,正是春末夏初,倒座房内,春意正浓…… 西边的院子,胖子揉着眼睛从屋内出来,抻了个懒腰,殷胜正在院中练习拳法。胖子嘟囔道:“殷大哥选择今天回家,嗯,今天天气真不错!昨晚可把我累死了,这个老唐,半夜了还要我带路往出跑。” 殷胜随口问道:“你俩半夜不睡觉,跑到哪里去了?” 胖子嘿嘿笑着,神秘兮兮的道:“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回到西院的唐九生,对正在院中打拳的殷胜笑道:“胜兄,真抱歉,要害你晚出发一个时辰了!” 殷胜并不停手,继续打拳,哈哈一笑,“没有关系,别说晚出发一个时辰,这种大事,就是晚出发一天也没有关系!”两人对视,笑容那是相当的猥琐,胖子不知所以然,也跟着嘿嘿傻笑起来。 ,黄风镇见鬼 去往鹿野城方向的官道上,三匹快马疾驰而过,骑黑马的是位十七八岁的俊逸公子哥儿,蓝色儒衫,轻摇象牙折扇,皮肤白晳,风流倜傥。骑枣红马的是位十五六岁的书童,相貌清秀。骑黄骠马的是位中年仆人,身材高大,长相凶恶。 三人正是急于返乡的殷胜、惜墨和赵灵尊,三骑马速度飞快,一个时辰就奔出百余里路,正奔着,前方官道路旁不远处出现一座小镇,小书童惜墨大声道:“公子,我们就在镇上吃午饭,顺便休息一下,缓缓马力,如何?” 殷胜点头道,“好的,中午我们就在这个镇上打尖。”三骑马狂奔向小镇,一盏茶的时间后,到了镇上的路口处,却只见镇上似乎空无一人,路边有一块牌子斜斜插在沙地里,牌子上用血写着七个字,“黄风镇,擅入者,死!”。 见那牌子上血犹未干,三人十分惊诧,赵灵尊和殷胜对视了一眼,殷胜道:“赵大叔,我们进去看看,没准能为民除害呢!”赵灵尊点头。于是,三人骑马缓缓进了镇子, 只见这镇子并不是很大,看房子也就几百户人家,街边店铺的招牌都在,可无论居民还是店铺,家家关门闭户,鸡犬不闻,鸦雀无声。赵灵尊运足内力,大喝一声,“镇上有人吗?”可惜,风中除了回音,半点声息也无。 小书童惜墨从马鞍上解下短刀,握在手中,左顾右盼,有些慌张,但却见公子和赵大叔都一脸淡定,好像也就不那么慌了。殷胜沉声道:“难道有什么魔头出现,把这一个镇子的人都给杀光了?” 赵灵尊摇摇头,低声道:“看起来不像啊,这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一切也都整整齐齐的,仿佛是居民知情,提前收拾了东西逃走的一样。难道是有马匪来打劫?那也没有道理啊!马匪怎么可能会提前镇民,让他们逃走呢?” 殷胜轻声道,“没关系,咱们再往中间走走看!”三人催马,缓缓向小镇中心走去,来到在小镇中心的十字路口,三人停下马,因为终于见到一家店铺开着门的,却是家棺材店,棺材店的门口,放着三口崭新的薄皮棺材。见了这三口棺材,殷胜的心,突地就是一沉。 惜墨一回头,猛然就嗷的一声尖叫,把殷胜和赵灵尊也吓了一跳,殷胜赶忙问,“怎么了,惜墨?出什么事了?” 惜墨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说道:“公,公子,我,我,刚才我,我看到,路,路边的房上,有鬼!真的有鬼啊!那些鬼,有的,有的穿着大红色的衣服,有的穿着黑,黑衣服,还有,还有穿白衣服的,一闪就没了!” 赵灵尊大怒,暗提气机,一声断喝如同晴天霹雳,“是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快快给我滚出来,你赵灵尊大爷在此!谅你等不过是些无胆鼠辈,宵小之徒,只会做些鸡鸣狗盗的下三滥勾当,可敢出来与你赵大爷大战三百回合?” 赵灵尊在马上大骂了半天,并无一人答话,镇里除了偶尔刮起的怪风,再没有任何声息。赵灵尊回过头,望着百步外那家开着门的棺材店,望着店前的三口薄皮棺材,明知这家店就是个圈套,可赵灵尊还是硬着头皮催马向前走去。 殷胜突然出声道:“赵大叔,这镇子实在是有些诡异,要不咱们还是走吧,就不在这里耽搁时间了,犯不上。” 赵灵尊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心想这孩子是不是傻了?那个棺材店门口的三口薄皮棺材,摆明了是冲咱们三人来的嘛,想往哪里走?进了这个镇子还走得了吗?赵灵尊催马向棺材店走去,殷胜和惜墨也只好在后边跟上。 离那挂着黑色“万寿居”牌匾的棺材店还有三十步距离,赵灵尊猛然提起一股气机,一掌劈向中间的那口棺材。一道红色气机凝成的掌风如同一道闪电,直贯那口棺材,要知道赵灵尊师门的烈火掌法,以刚劲猛烈著称,这一掌劈去,即使在三十步开外,那口棺材也绝对会被劈成粉碎! 赵灵尊凌厉掌风所及之处,飞砂走石,掌风马上就要撞上棺材的一瞬间,那棺材猛然平地向上飞起一丈多高,堪堪避开掌风,棺材在空中不动,棺材盖却直奔赵灵尊而来,而且来势汹汹。赵灵尊大怒,又一掌劈出,掌风中,那棺材盖在半空中炸裂,四散飞去,将周围的几家店铺窗棂打坏。 殷胜和惜墨相顾骇然,这口棺材居然真会闹鬼?赵灵尊掌劈棺材,这棺材竟然自己飞上天躲开了这凌厉一击,而且这棺材盖还能自己飞过来打人。 赵灵尊心头一沉,自己如此刚猛的一掌,竟然没能将棺材盖推回去,而只是在空中炸裂,这说明对手的实力不弱于自己。如果现在只是自己一个人,倒没什么大不了,打不过就跑呗,可是身边的殷胜和惜墨怎么办?赵灵尊叹了口气,弄不好我老赵今天就交待在这里了。 赵灵尊努力的摇摇头,强迫自己放弃这些不吉利的想法,赵灵尊抖擞精神,向半空中没了棺材盖的棺材连劈数掌,那口棺材在空中连闪了两下,成功躲开了两掌,却没能躲开第三掌,喀嚓一声,棺材已被威猛无匹的烈火掌劈的粉碎。 只见棺材爆裂之前,棺中有一物向上拔空而起,一个穿着通身黑色衣服人不人鬼不鬼又披头散发看不见脸的东西,悬在半空。惜墨惊骇的叫道:“就是这只鬼!我刚才在房上看到的黑色鬼里就有这只!它怎么又会出现在棺材里?闹鬼呀!公子,我好怕!” 殷胜已经镇定了下来,安慰惜墨道:“不用怕,这鬼是有人假扮的,它要是靠过来,你抽刀劈了它就好。”惜墨紧张的牙齿格格作响,握着刀的手也抖个不停,殷胜苦笑了一下,这孩子胆子太小,那个“鬼”真飞到他面前来,估计他也会给得吓的一刀砍不中。 半空中那只“鬼”声音惨厉,光天化日之下听着也让人浑身汗毛直竖,“赵灵尊,你竟然劈了那将要盛放你尸体的棺材,你胆大妄为,会死无葬身之地!” 赵灵尊仰天狂笑,“不要躲躲藏藏了,你娘的,明明就是一个号称不管千秋万寿都得死在你们棺材里的杀手组织,还装什么鬼?赵大爷刚看到‘万寿居’三个字时,还以为是棺材店的名字,现在已经明白了,那三个字,就是你们这个杀手组织的名字!” 大商江湖中最大的杀手组织叫落雨阁,最神秘的杀手组织则莫过于这个“万寿居”了,传言万寿居杀人,杀几个人就准备几口棺材,每口棺材盖上都会写着,“千秋万寿,长居于此。”寓意不管你有多长的寿,只要万寿居想杀你,就一定会把你杀死装在棺材里,而且传闻中杀人从不失手。 那只黑衣的“鬼”在空中一声冷笑,“姓赵的,这都给你猜到了?果然有胆识,有见识!不愧有人出千两黄金买你们三个的人头,现在看来,你的头真值这个价!” 赵灵尊怒不可遏,左手紧紧带住马缰绳,啐了一口,朗声骂道:“千两黄金就想买走我主仆三人的项上人头?你他娘骂谁呢?快快报上你的名字,赵某手下不死无名之鬼!” 黑衣鬼朗声大笑,“老子是万寿居四大使者之一的夺命使者慕容长平,听说姓赵的你武功已臻一品,因此在门主面前立下军令状,特来取你项上人头,你要是识相,就赶快滚下马来受死,什么号称一品武成境的辽东道大侠孙子达,还不是被老子给亲手杀死?” 骑在马上的惜墨听见这人自称是什么万寿居的使者慕容长平,不是鬼,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手也不抖了。一旁的殷胜却紧张了起来,既然这人说有人出千两黄金买自己主仆三人的脑袋,那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来者不善。 -34567相加得15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dghualiang.com
本文作者:DCB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www.dghualiang.com 秒速赛车 - 安全购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网站地图XML | 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