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6889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66889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2020年犯法快速获得20万
发布时间:2020-11-04 00:10
浏览次数:
2020年犯法快速获得20万陆湘琪哂笑道“听着,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哦~” 认真将晨儿的话好好沉思了一番,陆湘琪竟拍手称绝“晨儿所说极是!用我们的妖气与慌忙应对的窘境给兾他们制造假象!欲盖弥彰!晨儿!” “啊?”听到陆湘琪的呼喊,有所期待的看向湘琪。

“真有你的!”说罢,左眼一眨,随后轻挑细眉,对晨儿夸赞道。

晨儿接收到湘琪的媚眼之后,欣然一乐,咧嘴嘿嘿一笑,笑的很是得意。

南宫寒思衬片刻,也觉得这是一个解决方案,然又谨慎的问道“晨儿所说确实很对,但……那个临界点是何时?这很难下定论不是吗?” 只见晨儿嘿嘿一笑,摇了摇头! 没好气的深深吸了口气,十年冷俊不禁的说道“你不知道啊?!那还不相当于没说?” 面对十年如此的话语神态,陆湘琪似还在生刚才的气,有些埋怨道“怎么能相当于没说呢!你倒是提前说一句也行啊!” “得得得~小爷不和你吵!累!” 十年砸了砸嘴,将脑袋扭开的时候,深深吐了口气。

陆湘琪又是撅起了嘴,似得理不饶人般瞪了他一眼。

“切,我还不愿意跟你多说呢!也累!” 二人同样轻哼一声,将头侧去,不再理会双方。

南宫寒见状无奈摇了摇头,暗自叹了口气,心中安慰自己“独善其身便是,在下要独善其身!修仙之人岂能被儿女情长所左右?(汪汪汪!)” 不过话说回来,南宫寒这个万年不变的冰块脸,竟也看得出二人的打情骂俏,只是就是不知为何,却一直看不见陪伴他身边十多年的安然对他的心。

难道只因感情事,旁观者清? “哎呀~湘琪姐姐,十年哥哥!”晨儿不想他们吵架,赶忙劝解道“你们别这样,虽然晨儿猜不到具体时间,但我们早点做准备不就行了么?” “晨儿预算何时?” 南宫寒抬头看向他,抖擞精神,平稳心态问道。

“嗯……”晨儿沉思了片刻,悄然说道“卯时(五点到七点)有些过晚,那时天刚蒙蒙亮,不如就寅时(三点到五点)吧!大家辛苦一下,为了淼哥哥!” 众人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

“距离那时还有些余时,大家各自安心修炼,到了时辰,在下叫你们方可。

” 南宫寒守夜成了习惯,时辰自幼牢记在心,所以此事自己全全包拦。

众人没有异议,纷纷进去了修炼状态。

晨儿跟随清晨的节奏,寻找那种感觉,继续练习起了呼吸吐纳之术。

其实此时的众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向着晨儿人生的道路上靠近。

众人本就和晨儿相识不久,虽然相处过一段时日,但那时对晨儿的看法,也只不过是一个在白染庇护下的一个无忧无虑的孩童而已。

而自从踏入淋漓之镜,一起经历过这些棘手的事情之后。

从白染的身边离开,晨儿的大脑运转十分灵敏,面对困难临危不惧,就连平日里思考周全的陆湘琪都不曾越过晨儿的思绪。

晨儿在潜移默化之中,虽然没有強横的实力,但却无疑利用头脑成为了众人的领头羊。

他的想法有时虽然看起来冒险,但其实最为有效最为平安。

众人开始变得认可晨儿,遵从晨儿的想法,这无疑是在向晨儿的道路上靠近。

当时那个无忧无虑的孩童,在此时变成了众人的指路明灯和安危策划人。

就连晨儿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竟然会有如此高明的手段和缜密的思维。

也没有意识到大家正在向自己的身边靠拢,他逐渐的成为了一个中心,虽然其中夹杂着各种感情,但是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晨儿本人的处事风格和通透的头脑思绪。

他只是个孩子。

他只是个孩子么? 世间万物皆不能被表面所迷惑。

冰山一角,又有谁能真正的看清一个人呢? 晨儿没有了南宫寒的引导,呼吸吐纳摸不着头脑,那种全身放松,自由翱翔心境的感觉扑之一空。

究竟是为什么呢?他一直在反复琢磨自己的不足,不停的改变自己呼吸的方式,但那种感觉依旧无果。

在左思右想的想要抓住那种感觉的时候,他渐渐的陷入了沉睡,今日确实劳累,整个身心放松的时候,总容易酣睡过去。

“晨儿!晨儿?” 朦胧之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在轻微的晃动着自己的肩膀。

晨儿迷迷糊糊的缓缓睁开双眼,是湘琪姐姐那美丽动人的可甜脸蛋。

“湘琪姐姐?” “醒啦?”陆湘琪温文尔雅的对着他笑道“起来吧~寅时已至,十年和南宫已经出去做准备了。

” “寅时已至!?”晨儿一怔,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如此之久,赶忙抖擞精神,匆匆站起,有些埋怨自己道“我怎么睡着了!?哎呀!还没有抓住那种感觉呢,我怎么就睡着了呢?” 陆湘琪浅浅一笑,轻轻拍了拍晨儿的肩膀,杏眸中泛起怜爱之色。

“慢慢来,修仙也不急于一时嘛,南宫不也说了?不可急功近利!” 晨儿皱起了眉头,左眼处拿道烧伤的疤痕也跟着皱巴了起来,他面色有些不悦,长叹一声,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可是晨儿想早点踏入仙途,自己却不争气的睡着了……不也太没用了嘛?” “好啦好啦,别埋怨自己啦。

”陆湘琪温柔的轻轻点了点晨儿的鼻尖,笑着说道“走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我们的小鬼灵精!” 陆湘琪话罢,伸出白皙纤细的手置与晨儿手边。

“好吧”晨儿叹了口气,没有丝毫犹豫的抓住了湘琪的手,跟随她的脚步朝着洞外走去。

敖尘不知何时设了一道方圆几十步的结界。

恰巧可以将山洞和他安置其中。

朝着结界边缘看去,正如自己所料,一群张牙舞爪,凶狠异常的红眼魔妖正疯狂的击打着结界。

也是由于结界的存在,他们口水直流,却寸步难行。

“干的不错嘛。

”晨儿目瞪口呆的看着群妖,转身对着敖尘一阵夸赞。

敖尘并不虚荣,只是毕恭毕敬的点了点硕大的龙首。

“小龙本分而已,小主人无需夸奖。

” 晨儿也不多说客道话,此时天还暗淡,若不是洞内火光照耀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红眼魔妖有着魔性妖气和红眼睛的缘故,所以才能看得到他们庞大的数量和凶狠贪婪的狰狞面容。

十年和南宫寒严阵以待,银莲飞刀和黄金长枪已经紧握在手。

至今为止,晨儿还不知那柄长枪究竟被唤作怎样一个名字,毕竟太过霸气了,和项义手中的方天画戟有异曲同工之妙。

晨儿虽然好奇,但此时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十年哥哥!” 晨儿看向了严阵以待的十年,快步走上前去。

“直说。

” 十年转身看向了他,淡然自若。

面对二人严肃的面容,晨儿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吩咐道“演戏要从容一些!待到兾出现,十年哥哥你就第一时间飞上天去,抵抗他的同时一定要留意一下有没有淼哥哥的身影。

我想他会率先开口与我们交涉的。

” 十年点头应道“好!我会第一时间去找那猴头的踪影。

” 晨儿也是点了点头,继而看向了一旁的南宫寒。

“南宫哥哥!” 南宫寒虽然面如冰山,但却有一种比较和谐的淡然,可能也是与他相处久了的缘故吧,并没有觉得他有哪里不好相处。

“晨儿你说。

” “你负责保护我和湘琪姐姐。

兾没有出现之前,十年哥哥暂时不能消耗太多体力,这群小妖就暂时全靠你一人了!” 面对晨儿的赋予厚望,南宫寒重重点了点头,从容道“对付他们,在下一人足以!” 晨儿欣慰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抬头看向了远处的天空。

“如果晨儿所猜没错的话,兾出现之后定会利用威压将这些小妖驱散。

到那时南宫哥哥就陪在我和湘琪姐姐的身边方可。

” “晨儿,那我呢?”陆湘琪见二人都有安排,却没有自己,所以急忙问道。

晨儿思衬了片刻,说道“不知为何,展开战斗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心悸感,致使晨儿无法言语动弹,所以湘琪姐姐就负责和兾交涉吧。

” 陆湘琪等人自是知道晨儿所说的这种心悸感是何缘由,那便是因为晨儿是人类。

没有修为的人类,在面对妖族大放妖气的同时,天生就会有一种心悸压迫。

陆湘琪避开了这个话题,继续着目前的事情,她问道“姐姐可以和他们交涉,可……姐姐要怎么说才好呢?” 陆湘琪玉容上泛起了愁色,有些不解的对着晨儿眨了眨剔透的眼睛。

“如果十年哥哥看到了淼哥哥的身影,那我们就答应他破解封印,同时要求他放了淼哥哥。

如果十年哥哥没有看到淼哥哥,那就直接拒绝,快速与他展开战斗,不能让他走远。

” 陆湘琪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自是听明白了晨儿的话。

“敖尘!你先屈尊躲在山后,见到湘琪姐姐的箭便直接出手!不能有丝毫犹豫!一定不要让他们逃走。

不然淼哥哥就危险了。

” “小主人放心,小龙定当全力以赴!” 话语间,晨儿对着敖尘很有礼貌的行了一礼,敖尘受宠若惊。

在晨儿看来,敖尘毕竟是来帮助他们的,对他行这一礼,完全是应该的。

这并没有什么尊卑之分,而是感激之情。

陆湘琪听完晨儿的吩咐,直接唤出了翠神弓,泛白色的妖气幻化而成飞箭,秀臂劲柔有度,搭弓引箭,将其射向了上空结界。

“箭是此箭,号为此号!” 话语间,陆湘琪依然慎重的看向了敖尘。

“小龙牢记在心,已是明了!众位放心!飞箭一出,小龙必至!” 晨儿似想到了什么,赶忙补充道“见箭方可出击!如若无箭,再紧急的事态也不能抛头露面!” 敖尘点头应道“小龙谨记!” “好。

”晨儿深深吸了口气,深沉的说道“事不宜迟,不能让兾率先发现端倪,所以敖尘你暂且退下吧。

” 晨儿话音刚落,十年南宫寒一同急步向晨儿靠拢而来,敖尘见已无大碍,便直接潜飞而去,结界自然也开始溃散。

“湘琪姐姐。

”晨儿示意湘琪侧耳来听。

在其耳边轻声吩咐几声后,魔妖的吼叫声如雷鸣贯耳,身影蜂拥而至! 陆湘琪慎重的点了点头。

晨儿脸色深沉,再和陆湘琪小声交流过之后,对着面前蓄势待发的南宫寒点头说道“辛苦你了,南宫哥哥。

” 南宫寒应声点了点头,手持长枪,体内仙气骤然飘荡而出,极近透明的缥缈仙气直接覆盖整柄长枪。

“交给我吧!” 话语间,已有寒芒一点,一道惊鸿而出。

瞬间击飞起数十只魔妖,但这迅猛一击根本无法阻止早已丧失理智的魔妖,他们前赴后继,从三面相围! 南宫寒向前猛踏,一阵仙气自脚尖处形如联击水涟漪,层层扩散,仙气所过之处,震荡群妖,又是掀飞无数。

手中长枪乱舞,仙气如风如刀,四面八方而去。

龙蛇狂舞,劲风四起。

南宫寒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好比杀妖的戾器,枪尖所点之处丝毫不留活口。

一声声惨叫,接踵而来。

演戏嘛,要真实一些! 十年手中银莲飞刀“噌噌~”而出,迅雷不及掩耳之时,白光一闪,已经割破数只魔妖的喉咙。

陆湘琪并没有搭弓引箭,只是简单的利用妖气震荡开来一些靠前的魔妖。

他们虽然出手,但一直并未像南宫寒一样放肆的利用仙气。

他们有所保留,等待后事。

红眼魔妖成群,眨眼间已是尸横遍野!声声哀嚎依旧在持续不间断的增加着。

不知不觉间,东面的天空泛起了一抹鱼肚白,虽然不像外面的世界有着紫气东来一说,但和外界的变化却相差无几。

魔妖虽然修为低下,不足为惧,但也奈何不了人数众多。

十年和湘琪一直保留着体力和妖气。

南宫寒虽然一直把握着体力和仙气的消耗,但如此长的时间和如此多的群妖也够他累的了。

此时的他早已大喘粗气,所散发的仙气也已经开始飘忽不定! “怎么还不来!?” 十年时刻注意着上空,此时有些急切的低喃了一声。

“应该快了,再等等!”晨儿同样着急,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南宫寒迟早会撑不住的。

在抬头观察了上空之后,再次将视野转移到了南宫寒的身上。

南宫寒依旧手舞枪花,已然已经开始单纯的利用招式去抵抗魔妖了。

猛然擦拭去脸颊的热汗,对准前方一妖猛然刺去心脏,怒声大吼,额头青筋爆出,单臂浑然用力。

依靠蛮力竟直接将魔妖挑在半空。

哼哈一声,身转半周,右腿半弓!毅然决然的将那妖直接甩出!一击上挑,将其砸向另一边蜂拥而至的妖群! 疲劳使得南宫寒的动作变得迟钝,三只魔妖趁其不备从他身后突然出现! 南宫寒刚想转身连刺,眼前竟又突然填补了数妖! 虽不至于毙命,但受伤总会拖沓他的节奏。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寒芒而过,穿插三只魔妖的咽喉,转瞬即逝! 一柄如花瓣的锋利飞刀悬停而立,出现在了南宫寒的视野! “多谢!” 话音还未落下,南宫寒没了后顾之忧,猛然横枪接连突刺,数道枪影伴随着妖血的抛洒,变得严峻无比! “还没出现么!?” 十年再次急切的低喃一声! “南宫要到极限了!这很危险!”陆湘琪面色愁容,杏眸已泛起了担忧之色。

看向身旁的晨儿,焦急道“晨儿,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让我和十年也开始吧!如果南宫再这般耗下去,迟早要扛不住的。

” “好!”晨儿严峻的点了点头,低沉着同意了,随之低喃一声“应该快来了!我有预感!” 晨儿话音刚落,十年直接妖气爆发,化为一道暗红色的流光,残影一过,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南宫寒的身后! “去保护晨儿!接下来交给小爷便是!” 十年老气横秋的提醒一声后,南宫寒快速跃步,又接连挑飞数妖,急忙退回到了晨儿的身边。

见南宫寒全身早已湿透,虎背熊腰的大喘粗气,晨儿走上前去欣慰的拍了拍他厚实的肩膀,沉声说道“南宫哥哥,你辛苦了!” -2020年犯法快速获得20万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dghualiang.com
本文作者:DCB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www.dghualiang.com 秒速赛车 - 安全购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网站地图XML | 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