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6889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66889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奋斗四年还清300万外债
发布时间:2020-11-04 01:50
浏览次数:
奋斗四年还清300万外债他叹息一声,嫌弃他们的饭量太大。

夜晚,李水山跟着啊干如实赴约。

吃酒这种事,是啊干尝试过,却不想再尝试的事。

他对着李水山说,“我总想吃酒,很欣慰的是你陪我做过了。

” 李水山可是吃了好多酒的人,可不在乎这一次。

就是有说不出的原因。

他们俩人都心知肚明。

但是他俩还是一起去了。

他想帮助啊干完成另一次尝试。

风吹动晚上挑起的油灯的灯火,在飘忽不定,今夜过后要看到雨落的点点滴滴,树上那一对花雀,闭着眼睛靠在一起。

树下的叶子,是被树虫吃掉了,掉到了蚂蚁的洞上。

再也没有顽皮的孩童,用点着的火苗去烧它们,给他们留下一个熟睡的夜晚。

可他们也不甘心。

排成长队,慢慢的远行。

“看到了吗?”李水山问啊干。

这陪着他们许久的夜,也许只有蚂蚁懂得要远行,而他们只是在这里懵懵懂懂的少年们。

他们不是在此时,而是在等着远去还在远处的时刻。

“到了。

”啊干放下了油灯。

门前已经没有人吃酒的,因为夜里有些冷了,还有风吹过也是很舒服。

驼背老人早已经睡了。

她趴在桌子上,等着来到这里的客人,其实等的只有他们俩。

“我们来了。

” 李水山怕啊干不好意思,就主动叫道。

她揉着还没睡醒的眼睛,可能是太累了,可他看到夜色中的两人笑了笑。

“我去给你们打酒。

” 酒水飘香,在黑夜中,走来一个猫咪。

它与李水山的花猫不同,耳边还有一条黑色的条纹,身上还有灰尘,像是刚从地上爬起来,到了他的脚下。

叫了一声。

继续趴在他的脚下睡着了。

可能因为他的脚下很是温暖,他怕无人的地方无法睡下。

凤音婉给他俩端来了小菜,还有花生米,这是上次不会有的。

他就坐在对面,打好的就放在面前。

这让他们俩都有些难以下口,啊干酒轻轻的喝了一口,就被呛得不行,没有第一晚喝下去的勇气。

她问道,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他们俩都摇了摇头。

啊干轻轻的说道,“那日,那酒真的不是我偷的,我再想吃酒也不会来拿不属于自己的物品,我还有没有那么低下。

” 凤音婉知道不是他拿到。

就让他把手心的伤口给自己看一看,她面无表情的倒出他碗中着酒水给他抹了一下。

他咬着牙齿。

凤音婉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块绣帕,给他擦了擦。

因为在黑夜中看不到伤口的情况,就把灯拿近了。

她跟着他们俩说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关于两个小孩童。

男孩特别喜欢雪景,经常在雪地里打滚,却被双方的母亲打的屁股疼,女孩的母亲打的轻,就没有多久就跑出来继续在那块属于他们俩的雪地打滚。

第二日,他们都逃了出来。

打掉了桃树枝上的雪,落在他们的头上,翻来覆去的寻找乐趣。

第三日,男孩走路走着慢,不时的摸着自己的屁股,可能是因为疼痛,遇到女孩之后就开心的继续奔跑在雪地。

远处的桃枝上没有雪可,就去路边的小沟里,继续寻找雪,雪下的很大。

埋没了他们俩个人,它们躲在雪地,静静地等着双方的父母呼唤,出来吓到他们。

夜中,男孩被第三次打了。

他笑着。

第三天继续跑过来寻找女孩,而女孩却不在了。

分 喝完了碗里的酒,他们俩两眼对视,纷纷怪异。

啊干在临走的时候回了几次头,还是把口袋中的香包递回了她的手中,凤音婉没有怪异,就收了下来。

他俩没有回头就走了。

李水山问他:“为什么把送来的香包拱手送回去?” 啊干说,“这花包,太香了,我闻着不舒服。

” 哪里有这样回复人家女生送来的礼物。

李水山不懂他这样做的道理。

等回到自己的山洞中,这他给自己的书房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名葵榕洞。

源自他书中看过的葵山,地形奇特,有一座传说已久的大岩洞。

大岩洞隐于葵山西南角。

远远望去,只见杂树丛生,满眼的郁郁葱葱,并无异象。

但一走近洞口,就会有一种震慑人心的感觉。

周边所有巨石连成一体,让他从书中就能感受这种自然的力量。

洞口的上方有一棵非常繁茂的榕树,阔大的树冠像一把撑天巨伞,极其挺拔和强盛,仿佛洞口上的一顶皇冠。

而他原以为这书中的一切都只是假的,可是仔细一想,还是眼见为实。

一个持灯的老伯来了,还有背后的夫妇二人。

他们见到李水山都点头示意,他脸红了起来。

“马伯,还有……” “不必叫我们。

” 马忆柏打断他准备行礼的动作,问道:“我成亲之日,怎么不进去?” 李水山硬着脸皮说,“看到马叔成婚了。

我很高兴,就不多打扰。

”他还是成为其为叔,免得乱了自己小辈的身份。

伶灵看着李水山默默无言。

马忆柏送出一块玉佩,摸在手里很是冰冷,“送你了。

” 李水山想要拒绝,马伯放下手中的酒,就瞪了他一眼。

只好收下,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不多会,他们俩就告辞离开了,留下马远与李水山二人。

这一次,李水山想了好久,还是没转过态度,对马伯诚恳,坦率了不少。

马远皱了眉,就拍了他的头,说道,“你这怂小子,怎么怂的透气。

” “你看有谁跟你一样,脸皮净会如此薄,这几年怎么跟我学的。

” 他被马远骂了几句,跑去拿碗。

顺着夜色,他俩像是父子俩,对着月景喝酒。

马远说: “大道无为,道法自然。

我今日看你准备的差不多,给你算上一卦。

” “什么卦?”李水山并不清楚他以前是做什么的。

马远看着他,还是叹了口气。

他忘了自己不再算卦,而是安静的做一个平凡人家的老人。

他解释道:“没有事,我喝多了。

” 马远从不会说自己喝多了酒,就是因为这一口酒下肚,李水山边嘲笑他,“可想你的酒量都不如我,你先前常让我去打酒的地方,酒街的第二家。

现在才是最不好的一家酒,还不如后面偏僻一点的驼背老人一家。

” 马远被说的一脸没有脾气,“你就是不信我的话,我吃酒吃了几十年,想当初我也想像你一样说那家的酒水好。

可是时间久了,就不对了。

” “怎么不对了?”李水山疑惑道。

“我偏偏好这一口,就喜欢被它吊着胃口。

”没想到这老头还有如此癖好。

他挑过来的灯,被它熄灭了。

他说了他见到我的第一眼,“雨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而你抱着一个小包裹,里面有一封信,信里写着:走到哪里的人都会拥有一道守护的花,花开的时候就会打散花香;花落的时候,就会养了花根。

就算走到哪里,就是根。

” “还有其他之物?” 他接着说道,“还有一块我未曾送给你的石头,这块时候就是挂在你胸前的那块。

” 他摸着玉佩,没有任何的温度。

“翡翠石。

” 他从来没有听过马伯说过此事,而这已经很多年过去。

“花代表了什么?而石头又代表了什么。

” 马远走了。

来的匆匆,走的也是匆匆。

他想送一送,却被拒绝了。

他想到自己曾做到的零碎的梦。

是什么? 隔日,姜兰穿着一身青衣,手拿一把纸扇子,问李水山在这里感觉如何,他却不敢说。

因为他吃饭度日,没有付出同等的代价。

他不敢抬头盯着她看,反而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干活。

这也是极为奇妙的一幕。

远去的一行人,缠缠绵绵的走过来一对年轻人,男的手中提着扁担,在商讨今日买卖的问题。

作为二人中最重要一位,他不禁鼓足了气。

尽管他从没有做成一件事。

脚步踏近,馆主姜兰让他去姜老那那一件东西。

这时候天才下起了小雨,落在远去的河面上,水今天退去了。

可斩龙剑没有回来。

镇里有人抱着桃树枝来到桥头,还有点了两炷香,跪在桥头。

这几人之中,有一个老奶奶,他最信这事,她说,那万佛山净水事真的。

那日,她正捧着衣服来到河边去洗,这天下了大雨,她躲在一处房檐下,等着雨停。

在雨中走出一个穿着僧衣,戴着斗笠的僧人。

他伫立在河边,一边念道这咪嘛,一边说道,凡所有相,皆是虚空。

这僧人作画在了桥头,他顺着雨意,消失不见。

她便跪地磕了三个头。

这头在地上蹦蹦做响,但是看到佛坐化,皆要尊敬。

他走了一路,看了一路的人都带着感激之色,好几个人都随你这老奶奶是神人。

在水涨出来之后,就点下了香。

这香到这时被雨水灭掉了。

她皱着眉头,叹息道,“这天要灭香,我也没办法。

”她转身就走了。

这雨也不下了。

李水山原本怕雨大打湿了自己的衣服,此时不必担心了。

可他手里还握着馆主送的油纸伞。

他紧紧的握在手里。

姜老这几天看着苍老了许多,也许是太过于劳累,瞧见李水山来到了,就抱怨他没有带酒来。

酒,就像一件交换的商品,不拿来,不给拿走。

李水山没办法,去打了一壶酒。

跟着她喝了一点,怕耽误时间。

就偷偷的走了。

馆主姜兰等了好久,但是没有怪罪他,她说,“这并不是重要的东西,但是我怕是在此地待的不久。

要离开此地去京城了。

” 李水山不敢看她,就点了点头。

实则心中难受至极,不忍心表露出现。

看着昏暗的天空,他始终觉得老婆婆的事,是真的。

有人问过他,那山的名字。

而他便在此地等着有人来问山里有什么。

他便不回答。

看着山影重叠,这山上落下的一道彩虹,正落在他的葵榕洞洞口。

这洞下,还有他的花猫惬意的在彩虹下,幻想在彩虹上飞翔。

静静地看着她走近屋中,这时候离回去时间并不多。

馆主允许他早些离开,他便自己收拾在门前的树下等着啊干。

心里念道。

“山里到底有什么?” 姜成功打铁的地方,他持着铁锤,喷出刚刚喝下的一杯酒水。

肆意的甩着铁锤,嘭……嘭…… 这声音持续了好久。

这个铁坯他打了好久,就是迟迟不能达到他的满意。

隔壁家的老夫妇要一个可以装在木棍里的锄头,他思索了好久。

他打了好几年的铁,就是没有打出自己最满意的那个锄头,或是刀具…… 爽当砸出了一把剑的形状,放在冷水中,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是不知道多少日,姜成功把自己融入在铸铁之中,他渐渐痴迷在其中,不顾休息,常常看到远处走来的姜兰。

为的就是他所说的,痴迷于某事。

这拿回去的东西只是一个装着信的盒子,而主要的目的也是让李水山聊聊天。

可他却找了个空子回去了。

姜兰也瘦弱了许多,京城来人,说的就是要她即刻回去。

回去的话,怕再也回不了这个地方。

而这个姜成功,便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她不得不停下脚步,想陪姜成功说几句话。

可他回绝了。

只是低着头摸着剑丕。

姜成功跟姜兰说过,如果可能,再也不要回京城那个是非之地,他说的不仅仅是法家给他说的那个待娶的婚约,还是一个未完成的希望。

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姜兰答应过他,若按照辈分来说,他为侄女,他为叔。

可却不愿意的是,姜兰的父亲对于姜成功的事也是极为关心,几番让他回去。

因为姜家在京城中的地位,不仅仅是一个小城,小镇可以媲美的,就是依附都不可。

而对于追寻的道义,姜成功第一个否认了。

他并不认为姜兰的父亲是什么“好人。

” 姜兰的身上也有婚约,她注定也是姜家壮大的筹码,至于这个筹码。

他曾仔细思考过,就是城中最后一个皇子,或是王家喜爱抱着奶娘睡觉的王氓公子。

只是这像是命中注定一般,他摆脱了几回。

如果姜成功不回去,马姜兰将要代替她回家。

这一切都未知。

姜成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他露出了不知用何形容的表情,像是无奈,又似无辜,开口说道,“你若是想,我便带你再离开此地,我带你去大蛮。

” 姜兰这是第二次听说这个地方。

先前家中有名的游客来了一次,他叫做江州太子,手中捏着两把圆珠,说在大洲之外还有大蛮,这里有不同于人,又类似于我们的种族,他们并称为大蛮。

大蛮在悬在刀剑上的地方,也是最为难以让我们理解的世界。

他舔着刀剑,自己用自身做古,可以化身战斗的术法。

又可成为膨胀而起的兽类,他们用各种可以牵制他们的力量,获取他们所需的。

他们的族长成为古,相传他们的古,为我们先前的老一辈,道家师祖。

又可能是已经走出去的狄火道人,又或者是天山道人,或是归剑前辈…… 这些神话都封存在了他们朦胧的世界中,他们不知晓,我们也不了解。

姜兰摇了摇头,他并不想再次冒险。

他不如姜成功一样,可以无求的离开,但是一旦离开,他的父母在京城的地位就会受到威胁。

无人去顶替家族去完成婚约。

她原谅了自己先前的莽撞。

可姜成功叹了口气,并不是姜兰为了他的父母担忧,而是她从内心已经放弃了自己对于远方的追求。

他彻底的败在了约束之中。

他拜了拜手,示意自己想要单独静一静。

等来的却是又捧了一壶酒的李水山,他没有走,在街上徘徊了好久才来。

他看到眼眶红润的姜兰,想要问事情的经过。

但是又怕她不回答。

也沉入这寂静的氛围中。

姜成功想要他坐下,陪他多喝点酒,他答应了。

他最终还是在姜兰离开后,追了出去,问了她具体的时间,她摇了摇头。

他犹豫了好久,才说出可,“一路平安。

” 他知道这句话,是他最不想说的。

无论他是不是因为对于姜兰美色的贪恋,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归属感的情愫,他想陪他勇敢的面对,却没有机会。

这个机会他没有争取,他痛恨自己为何无法渐渐在背影之后,慢慢的追上。

就像这天边滑落的星光,而伴在月边,成为亮又渺小中的一个,也许看似跟近的距离,确实跨越大海与天涯的距离。

就像是听到了凤音婉跟他们俩仔细说道的故事,那男孩与女孩成的只是没有对方的两个人生,而留下的那棵有雪的桃树枝,还有沟上的两人的身影。

最后只是一句,“我看着远处的雪,好像你。

” 而落下的雪里,只是六片冰晶,却悄悄的少了可以融化雪的温度,成了冰封住她们记忆的冬。

伴着耳处不知何时出现的钟声,没人问他心中还有没有那个人。

哪个人? 是那个问还有雪景的人吗? 恍若他就是那个小男孩,而走过之人,那女孩对其微笑说道:“我们这又下雪了。

” 万水道人 停下的雨,又下了。

雨水落在了李水山的手面,他穿着一身青衣,握着手中的油纸伞。

伞下的他,在雨中静静等着。

姜兰已经走了。

醉倒在地上的姜老,他的眼角还留着泪珠,他曾没有见过一个笑意满脸的大人,如今确实颓废在地上,抱着酒壶。

酒壶里的酒是凤音婉装的,装的是李水山常喝的酒。

“完了,我完了……” 在小桥外走来的一个穿着道服的中年人,他道袍下拖拉着一颗坠饰,是一把小剑。

他张开嘴巴,像着小桥下的湖面猛的一吹,他紧紧的盯着由涨到岸边的水面,退回到了一半的样子。

水不知道被他吹到了哪里。

他却伸出袖子,对着岸边的一颗小草,一甩。

这把小剑,成了一把踏着龙纹的长剑,他对着河面又猛的一吹…… 原来这水下,出现一个裹成一团的蟒蛇,抬出蛇头看了一眼这穿着道服的中年人,吐出蛇信。

-奋斗四年还清300万外债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dghualiang.com
本文作者:DCB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www.dghualiang.com 秒速赛车 - 安全购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网站地图XML | 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