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6889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66889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七星彩论坛精选ie=utf-8
发布时间:2020-11-06 00:20
浏览次数:
七星彩论坛精选ie=utf-8两人立即屏住呼吸,努力放缓自己的心跳速率。 难道它听到他们说话了?! 对方接下来的动作让他们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依旧屏住呼吸。 人绝鬼将过来这里并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身子一倒,躺在案桌上四仰八叉的睡了起来。 震天响的呼噜声刺激的两人忍不住封闭了自己的耳识。 这家伙居然还要睡觉! 青姿好笑的扭头去看辞月华。 因为桌布破烂的原因,两人此刻身体已经紧挨上了,只是之前因为关注的鬼将的行径,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又因为两个破洞有些距离,他们的头也分得比较开,初时便没有觉察出来有哪里不对劲。 此时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她们的身体也微微放松,脑袋也不自觉的回正了。 她正想回头对辞月华露一个轻松的笑容,却直直与一双近在咫尺的黝黑眸子对上。 辞月华也是刚回头,还没发现不妥就见身旁的人将头转了过来,一双含笑的眸子就这么撞入自己眼底。 他们的鼻尖已经靠的不能再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皮肤的温热。 两人极其细微的呼吸在二人的鼻尖传替。 氛围瞬间凝固在此处,二人的眸中渐渐浮现出惊讶,慌乱,而后又归于平静。 记忆中熟悉的梅花清香一直萦绕在青姿鼻尖,让她忍不住想起前世梦中的情景,一个没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咕咚”一声,都带上了响。 囧! 他倒是无比庆幸此时两人处在暗中,无法看到太细微的东西,否则,自己这张老脸是真得丢了! 青姿则是觉得自己已经丢脸了,她很想大着胆子问一句:如果我说我不是被您的美色所惑,您信吗? 这边的气氛蜜汁尴尬,蜜汁沉默。 而在他们两人尴尬地躲避着对方的视线的时候,桌案轻轻动了动,好像是鬼将在上方轻轻翻了个身。 两人又立即噤声。 可偏偏好死不死的,因为它这一个翻身,案桌上有一块木板因为挤压,从桌面上掉了下来,直直砸到了青姿的脑袋上。 青姿眼疾手快的抓住还要继续往地上掉的腐朽木板,无语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瓜。 她目光哀怨地看向辞月华,见对方嘴角竟然轻轻勾了起来。 他是在笑话她! 很好! 青姿嘴角勾起一抹笑,将手中的木板轻轻放到地上,便开始目光定定看着他,眼睛不眨一下。 其实辞月华面色平缓下来之后完全就是一副温润君子的模样,没有平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之感。 青姿本来是想盯着他看让他不自在的,但是看着看着,竟有些入迷了。 她的师尊实在实在是太帅了! 而辞月华在感觉到青姿的视线的时候便将头扭到了一边,只余一张侧脸。 但是那灼热的视线却一直没从自己的脸上移开,灼得他皮肤发红,似要如着火一般燃烧起来。 他的脸皮很薄,见青姿看起来没完没了了,心里有些羞怒,转过脸来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那眼神似乎是在说:“看够了没,有完没完!” 青姿摸了摸鼻子,乖乖地移开了视线,这凶狠的小眼神。 突然桌案上又有了大动作,只听“咯吱咯吱”响,而后落地声响起,竟是鬼将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将它伤着了,它起身的动作有些迟钝,竟差点将桌案给弄倒,多亏桌下两人及时稳住。 但是又落了一个木板下来,辞月华眼疾手快一把将青姿按进了怀中,另一只手稳稳的接住那块木板,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青姿连忙退出他的怀抱,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两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着它的动作。 那边,人绝鬼王走到棺材处看也没看,直接扛起两个棺材,朝着黑暗中去了。 “它这是要干什么?”青姿疑惑地问辞月华。 “先等等看!”辞月华倒是挺冷静。 两人一直待在里面一动不动,目光死死看着人绝鬼将离开的地方。 四周越来越寂静,只能听到身边人轻缓的呼吸声。 辞月华不由得扭过头看看青姿,两年的时间,眼前这个少年倒是愈发耀眼了,看得令人移不开目光。 虽然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但是自己却并不讨厌,反而有些享受。 想起一年前自己那迷蒙纷乱的心思,辞月华目光又垂了下去,待眼底恢复清明,才又看向之前的地方。 他在慢慢长大,等再过几年想必就能娶妻生子了,而自己…… 还是不要对他造成困扰比较好! 没多久,人绝鬼将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棺材处,依旧如之前一样扛起两个棺材到肩膀上,吭哧吭哧地消失了身影。 看着四个棺材已经被对方带走,青姿目光一闪,似疑惑不解地问辞月华:“师尊,他要将这些走尸弄到哪里去?” 辞月华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不过…… “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他便起身从案桌下走了出来,直奔棺材。 青姿看着他的动作也知道他是想干什么了,于是也一起跟上。 两人动作迅速地将两个相邻棺材里的尸体抓了出来藏到了之前的案桌下。 因为是顺的最后两个棺材的,倒也没有着急过去,而是先偷偷将藏起来的两个尸傀处理了。 若她猜的不错,这些尸体应该是拿出去给那些赌徒用来吸财气了! 不过一下子弄出去这么多,倒也出乎她的意料。 而且前世这里可没有棺材,说明了什么呢?不是这一世这里的剧情变化了,便是在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人绝鬼将已经提前将棺材运出去了。 处理完两个尸傀,人绝鬼将又回来了,它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依旧扛起两个棺材消失。 辞月华看了看青姿道:“我们各自一个棺材,你在里面要小心,不要轻举妄动,有什么事就传音!” 青姿点了点头,而后两人直接躺进了棺木中。 在棺材里,两人依旧能听到鬼将一来一回的运着棺材。 青姿甚至很肯定,这一次,他们能跟着棺材一起出了这个鬼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只感觉自己身子一轻,便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扛了起来了。 这会儿已经轮到他们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一转眼,又可能很久很久,才听到咯噔声响起,两人这才落到地面上。 突然耳边传来辞月华的声音:“我们已经回到地面了。” 青姿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阴冷在慢慢退散,暖意开始回升。 不过顺着棺材缝往外看依旧是黑漆漆一片,倒是能模模糊糊听到类似蛙鸣蝉吟之声。 此时应该是半夜。 但是令青姿奇怪的是自从他们被放到地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半点声响,就好像是鬼将直接消失无踪了一般。 “这里是一间寺庙!” 辞月华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声音平淡,却十分笃定。 青姿好奇地又在棺材缝里往外看,除了黑色,什么也看不到,倒是有些奇怪辞月华是怎么知道的。 “师尊,你说它将我们弄上来是要干什么呢?好像没有动静了!” “等会儿应该就知道了!” 青姿正撇嘴,自己问他两个问题,他就敷衍了回了一个,啧。 刚这么想着,耳边又来一句:“鬼将此时不在这里,稍作休息,晚些时候怕是有硬仗要打!” 说完便再不吱声,仿若睡着一般。 青姿心情却活络了起来,不在这里,那…… “师尊,我,我有点怕!” 青姿可怜巴巴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辞月华的耳中,刺激的他额头青筋一跳。 “生而为男,怎可如此胆小,没得让人笑话!” 青姿耳边辞月华不悦的声音回了过来,听得她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唇。 “可是我真的害怕呀,躲在黑漆漆的棺材里,就我自己一个人,唉!” “作为一个修士,一个人的时间无比漫长,任何时候你都只能习惯!若不然,以后你出任务,还要人一直在旁边陪着你?” 这声音带这些作为师尊惯有的严厉。 “那,那好吧!” 委屈巴巴的声音听得辞月华无语地睁大了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好冷啊!师尊您冷不冷啊?” 依旧可怜巴巴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响起,令他俊美的容颜上浮现了一丝恼怒。 “闭嘴! 辞月华忍无可忍的呵斥出声。 青姿撇撇嘴,真小气,说两句话都不肯! 她的心里是有些不甘的,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一时的寂静,耳边再也没有青姿那令人无语地可怜话语。 青姿心里暗想,自己如今男儿装扮,想要博得他的同情怜悯也太难了些,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将自己的身份给暴露出来呢? 不得不说,青姿心里有些急切了,她想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归结为是被之前的幻觉给刺激的吧! 毕竟那个幻觉太过真实,她真怕哪一天,它就会从幻觉变成现实。 至于为什么怕呢?嗯,自己要报复,若是他真跟师姐在一起了,那自己还怎么报复,不得看在师姐的面子上饶过他? 嗯,这实在是一个好的理由! 青姿心里默默给自己灌输着这样的想法。 但是她似乎是忘了自己在下面看到幻觉时自己心里的钝痛,以及那一闪而过的心悸。 也忘了辞月华的弟子里师姐作为女弟子都没让他停留过多少目光。 感觉从来分人的,与身份性别并无多大关系! 辞月华眼睛久久未闭,有些空洞的眼神直直望着棺材板。 他的耳边还回荡着青姿方才令人忍不住怜惜的声音,再回想起之前桌案下那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他……该如何是好呢?! 同棺而卧 耳边再没有传来青姿的声音,周遭也越来越寂静,辞月华用神识观察了一下四周,依旧没有鬼将的身影。 也不知道他此刻是睡着了还是如自己一样干瞪着双眼无法闭合呢? 越想心里越乱,耳边仿佛又传来青姿可怜委屈的声音:“师尊,我害怕!” 他的眼前好像看到青姿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狗,可怜巴巴的抱着自己的胳膊,一双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浑身忍不住颤抖的模样。 唉! 他的修为还是太弱,若是那鬼将倒是将魔爪伸向他,自己来不及出手怎么办? 等他修为高点再训练他自己一个人处世吧! 还是太小了,自己作为他的师尊,保护他也是应该的! 这么想着,辞月华将棺材板悄无声息地悬空一尺,人利落的从里面翻滚出来,而后径直打开青姿的棺木躺了进去。 辞月华有些庆幸,这些人都是赚了不少钱成为了暴发户去世的,别的不说,这棺材都大不少。 起码他们两人在里面不会太挤,都侧躺的话,完全能挤得下。 青姿一脸懵地看着自己师尊一言不发干净利落地躺在自己身边。 这是…… 他怎么过来了?不是要她适应自己独处吗?看着青姿无辜迷茫的双眼,辞月华脸色一黑。 这是什么眼神?! “咳,你修为太弱,以防万一,你还是与我一起吧!” 青姿心里欢快得犹如有一匹脱缰野马在心里奔腾。 他这是担心自己吗? 一开始她是想着对方能对自己说些温情的话安慰自己一番呢,哪想到反而挨了对方一顿训。 心里正郁闷着呢,结果他直接过来陪自己来了! 师尊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吗?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思表露的太过明显,青姿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而后睁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感激的看着辞月华。 “师尊……”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辞月华的语气有些冲,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 “师尊您真好!”青姿黏黏腻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辞月华身子一僵,扭头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又立即给了她一个后脑。 “好好说话!” 语气虽然不好,甚至凶巴巴的,但是那里面好似含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分。 她书读得不多,无法与语言形容出来。 果然,男儿身束缚就是多呢! 若是自己是女儿身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对自己说话了吧! 不,绝无可能! 若自己是女儿身,他此刻只会在自己的棺材里闭目睡觉! 看着前面离自己咫尺距离的背影,青姿目光闪了闪。 他一进来就背着身子对着自己。 突然,青姿搞怪地来了一句:“师尊,您这么侧着,不难受吗?” “有什么难受的?” “我以为您的鼻子会被压扁!” “你是又欠揍了是不是?!”辞月华没好气地低吼了一声。 ……青姿撇撇嘴,好凶哦! “师尊,您挤着我了!” 青姿身子微微一侧,令自己稍微多占点地方,也因此,她的肩膀挨得辞月华很紧。 沙沙…… 辞月华一句话不说,身子轻轻往棺壁挪了挪。 青姿眼中划过一丝好笑,又将身子偏了偏。 “师尊,还是有点挤怎么办?” 辞月华此时的肢体已经很僵硬了,他的脑袋已经抵在了棺壁上,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压迫感,又轻轻往棺壁挪了挪。 这一挪,他高挺的鼻子还真抵在了棺壁上。 然而青姿怎么会就此消停呢? 她就继续方才的动作,继续往前靠,几乎都能让她自己勉强平躺在棺材里了。 辞月华挪第二次的时候就已经回过味来了,但是见自己已经让位了,便想着若是她识趣,自己也就这么地了。 哪想背后的压迫感又传来了。 在青姿刚开口的时候,他“腾”地一下转过身吼道:“青姿,我看你是长本事了!” 他这一声吼当场吓得青姿一震。 一个不小心脑袋便顶到辞月华的下巴,撞得他脑袋在棺壁上“砰”的一声响。 青姿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前额,怯怯地看着此时一张脸黑的快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辞月华。 “我,我不是故意的!” “若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待着,你就离我远点!” 辞月华此时一点好脸色也没有了,自己担心他,过来保护他,竟然还要被他戏弄,太可恨了! 青姿无辜地看着他,一手依旧扶着自己的额头,身子却还是认怂地往后缩了缩。 “转过身去!” 青姿撇撇嘴,乖乖转身。 她这下是将辞月华惹毛了。 “过去一点!” 青姿的身子又挪了挪。 “再过去一点!” 青姿又继续挪,一直到她从头到看没有一处不贴着棺壁的时候才被对方叫了停。 她这是被报复了,好可怜! 感受到鼻子被挤压的难受,青姿脑袋微微往后让了一点。 “我让你动了吗?” 这阴森森的声音吓得青姿赶紧将自己的脑袋移回原位。 “师尊,我这挤得太难受了!”青姿继续可怜巴巴的乞求。 然而辞月华如何不了解青姿这个人? 任凭她怎么装可怜,辞月华也当做没听见,就是不松口。“不准说话!” 这家伙是要虐待自己了! “鼻子难受吗?”突然辞月华的声音悠悠的响起。 青姿很想点头,但是她的脑袋动不了,便急急地“嗯嗯”了两声。爱薇 “难受就好!”不难受他还不高兴呢! ……所以他这么记仇的吗? 青姿脑海中不由得响起一首旋律悲惨的调子: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呀~没了娘~…… “师尊,我错了!”实在是太难受,她怕这样下去,等自己从里面出去后,就变成一个塌鼻子了。 “呵!”一声轻呵从她背后响起。 那调调,简直了! 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她是真心认错。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直接无视。 气人! -七星彩论坛精选ie=utf-8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dghualiang.com
本文作者:DCB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www.dghualiang.com 秒速赛车 - 安全购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网站地图XML | 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