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6889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66889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退款不退货怎么处理
发布时间:2020-11-06 02:33
浏览次数:
退款不退货怎么处理宁因看着下方越来越乱的场面,心中畅快大笑。不过她面上平静,看着众人,提醒着自己方才说过的话:“所以大家应该都相信我所说之言并无虚假了吧。” 这下众人自然没有了异议,这都是重活一世的人了,她所说的话还能有假吗? 此刻整个校场都开始有些乱了,宋长启与霍凤行以及时朗都不知不觉的凑到了青姿的身边,面色都不太好,目光也若有似无地扫视着其他人,以防有人会突然出现加害青姿。 青姿的手被一旁不知何时过来的辞月华紧紧握住,以保护者的姿态挺立在她身旁。 青姿挑眉看着自己周身的其余三人,问出声:“你们都不好奇么?” 时朗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好奇的,谁那么无聊,没事搞什么重生,好好过好自己的这一辈子它不香吗?” 霍凤行道:“咱们好歹还是朋友,再者,这不是有事相求么?而且我觉得我这辈子挺值的。” 青姿挑了一下眉毛,看着霍凤行很是认真的点头,“你这辈子何止挺值,简直值大发了!” 霍凤行见她这样,目光闪了闪,心里突然有些发毛。 宋长启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收回了目光,笑道:“她说的确实挺诱人的,若是可以,我也想重活一世,护好我的家人,不让母亲早逝,不让弟弟长歪。这些都是我这一世的愧疚与遗憾。可是若是补偿这份遗憾要用另一份遗憾来弥补的话,我宁愿不要。” 这另一份遗憾是什么,不用说明白,大家也都懂。 辞月华则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开口。倒是霍凤行不知为何,听了青姿的话,心里痒痒的。 终于,他踌躇再三,还是问了青姿:“听你的意思,你不会与她一样吧!” 青姿想了想,道:“算是吧!” 毕竟她是死了重活的,宁因是不是就不一定了。 “那你……你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青姿给了他一个极其友好的笑容,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再,再详细点呗。” 辞月华则直接毫无感情的宣读了一则民间志:“霍凤行,万阳宗宗主亲传弟子,逝于玄正十一年,一生未娶。” 霍凤行面色一僵,“逝,逝于玄正十,十一年?”他眼睛慢慢瞪大。 玄正十一年,那岂不是四年前他就…… 青姿点头,“没错,前世这个时候,你的坟头草都有我高了。” 霍凤行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似是想起来了什么目光一亮。 “所以当初你才会再三提醒我有大劫?” 青姿颔首,“毕竟我看你人挺不错的,有没病没灾的,那么早死了实在有些可怜。” 霍凤行心里松了一口气,不止一次在心里默默感激对方的指点,否则,这一世他只怕与前世的下场一样哪里还能活蹦乱跳,又如何遇到狐言? 说起狐言,霍凤行心里又是一个咯噔,前世自己人没了,那狐言岂不是…… 青姿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些什么,懒懒地回了一句:“放心吧,没有发生。我之所以说你很幸运,也是因为这个。前世的时候,你的狐言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所以放心吧!” 宁因逃离 刑台之上,宁因一脸倨傲地看着那些用着灼热与痴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人,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她道:“这秘诀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既然你们都相信了我说的话,那你们也该知道她最后的身份了,难道你们要任由她成长吗?”她目光死死地盯着青姿那里,此刻那里四个人将她围得严严实实的,生怕有人对她不利,这一幕实在看得她眼睛刺痛。 “那你想让我们怎么样?”说话的是时千秋,此刻他已经被昆仑山的众人孤立了起来,可是神色间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眼神都没有从宁因的身上挪开。 宁因的眼神带着极大的恶意,仿佛在等待着自己的猎物从高空坠落深渊。她的嘴角牵起一抹残忍的弧度,“秘诀我可以交出来,但是她,我要她的下场跟我一样!” 她很想直接让青姿去死,可是现在还不能,她还有些用处。 众人闻言,终于将目光从她的身上挪开,纷纷看向青姿,如饿狼发现羔羊。 只是在看到她四周围着的人后,又踌躇了起来。 这四人间也就清风门门主修为低些,可是架不住他身份高啊,如今可是五大宗门之首的存在。 因此,那些人都看着他们,一时没有动作。 就在这时,清风门的长老站了出来,皱着眉看着宋长启道:“掌门,你也听到宁因的话了,这青姿注定了要与我们大家为敌,你此刻护着她,来人她却要对你刀剑相向,这又何必?快回来吧!” 万阳宗主也站了出来,看向霍凤行的目光犹豫不决,最后开始开口:“凤行,你……你快回来。” “我觉得这样很好。”霍凤行站在青姿身边,坦然自若地回答万阳宗主。 “现在场上的局面你看还看见不出来吗?你站在她身边就是要与整个修仙界为敌!”万阳宗主的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忍着心里的怒气劝说霍凤行。 霍凤行眼睛也没有抬一下,轻飘飘地回了一句:“那有如何?” 万阳宗主不悦地瞪着他,喝道:“那又如何?你这样一意孤行,置我们万阳宗于何地?你要还是万阳宗的弟子,就听我的命令,立刻给我过来!” 霍凤行轻笑一声,浑不在意地开口:“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直说了吧。我本来就没打算一直在万阳宗待下去,之前之所以还在万阳宗,也不过是大势所趋,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不在意你们之前对我做的事吧!既然到了这个份上了,那我就在这里直说了吧。我霍凤行即刻脱离万阳宗,从此以后与万阳宗再无一丝瓜葛。这样你满意了吧,万阳宗主。” 方才青姿说的话他也记在了心上,若是没有出错,她给自己算得死劫必然就是自己上一世的死因,而这个死因就是万阳宗一手促成的! “你!”万阳宗主指着霍凤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宋长启也开口了,他神色威严地看着自己门下的众人,朗声开口:“清风门弟子都给我听着,我清风门弟子向来顶天立地,知恩图报,青姿是我们门派的大恩人,且宁因为人阴损恶毒,她的话本就不可以轻易相信,这一次大家都不允许对青姿他们动手,若是有人阳奉阴违,即刻逐出清风门,但凡被抓,杀无赦!” 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清风门弟子瞬间偃旗息鼓,即便心里不悦,却也不敢随意动作。 时朗则歪着脑袋对昆仑山众人道:“听到了没?他宋长启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要么就过来帮忙,要么就老老实实待在一旁,若是有谁敢打青姿的主意,老子第一个不放过他!” 昆仑山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奈的摇头,这个新尊主实力强是强,就是这性子不太稳重啊,也不知道于山门来说是好是坏。 不过他们倒是也听了时朗的话,安安分分地待着了,没有想着去动手,除了站在角落丝毫不起眼的戚阳长老。 他一双鼠眼泛着精光,看看辞月华和青姿,又看了一眼宁因,而后抬步坚定地走到了时千秋身旁。“尊主,我来助你!” 时千秋从出现以后就一直被昆仑山的人冷落,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心里却是恼了这群曾经的手下以及弟子,此刻见到戚阳走了过来,免不了一翻讶异。 “尊主永远是我的尊主,只要你想做的事,我都会尽力办到!”戚阳这番话是说的很诚恳。 时千秋之前也一直看不惯戚阳,只是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他也被戚阳的这番话说的熨帖不已。 此刻他也缓和了脸色,道:“难为你现在还想得起我,也罢,你就好好待在我身边吧,若是我练会了时空穿梭术,我便带你一起回去。” 戚阳忙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尊主!” 此刻时千秋的心情明朗了一点,只是看着依旧对峙不前的两方人马皱了皱眉,漫步走到宁因身边道:“你的号召力也没有多厉害,不过我要做的都做了,你的秘诀呢?” “急什么?你们还在磨磨唧唧的干什么,难道你们不想要秘籍了吗?”前一句是宁因对时千秋说的,后一句则是对下方还一脸忌惮之色的水苡仁一行人说的。 水苡仁看着宁因的目光微闪,说实在的,他也被她的这番话给吓到了,以前他一直以为她只是有远见,有心智,却没想到她竟然隐瞒了他们这么大的秘密。 因为宁因的隐瞒,此刻水苡仁已经不太能轻易相信她的话了,若是没有人护着青姿,他倒是可以赌一赌,先将青姿抓起来跟她谈条件,可是此刻明显有两个宗门是站在青姿背后的,再加上辞月华这个高手,他们这边也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宁因的背景也并不简单,他怕自己白忙活一场,给别人做了嫁衣裳,所以此刻宁因开口的时候,他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诞生开口:“现在这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动手,只是若是我们费力抓住了她,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甚至还为你得罪这么多人,大家都不敢冒这个险。” 宁因看了水苡仁一眼,抿了抿唇,她知道对方已经开始对自己不满意了,心里也暗暗生气,只是此刻到了这个地步,她若是不将青姿也给拉进来,那岂不是浪费了她一番美意? “行,我可以先告诉你们秘诀是什么,不过就看你们敢不敢先将我放开?” 没人说话,最先动手的却是时千秋身边的戚阳。 宁因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冷声道:“纸笔。” 下一刻,就有人奉了上去。 宁因提着笔道:“我会将秘诀写在这张纸上,谁能夺到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看到你们的诚意!” 众人看着她手在纸张上的动作,瞬间被鼓舞,即刻便冲向了青姿那边,还美其名曰地打了个称号:“将那鬼族孽障抓起来!” 一瞬间,两方人马就对上了。 水苡仁自然盯着辞月华交手,其余三人也没有闲着。 只是这边只有两个宗门的人在,而对方却有三个大宗门外加数十个小宗门,这些人固然能拦得住一个两个,却终归拦不住所有。 有人面目狰狞地朝着青姿冲过去,嘴里吆喝着:“既然你迟早要与鬼族同流合污,留着也是祸害,如今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 青姿却丝毫没有惧怕,轻嗤一声,不过是抬脚一踹,就将人踹出去老远。 这些人以为她是软柿子吗? 然而事实证明她想的不错,这些人还真的将她当做软柿子捏,一个又一个的朝着她攻击过去。 就在这时,青姿突然感觉到而后一阵风拂过,她下意识地玩旁边一让,同时将一个朝她攻击过来的人给扔了过去,下一刻,一声惨叫响起。 她这才扭头看去,就见方才被她扔过去的那个人竟然被削去了一只耳朵,而离那人不远处站着的则是一脸惊讶的戚阳。 他将剑尖上的血滴甩掉,而后一脸阴翳地看着青姿道:“你倒是好运气。” 青姿淡淡回了一句:“你也是真找死!”说完,她也不在意继续向自己扑过来的人,直接朝着戚阳长老过去,一个飞身,一脚将身后冲过来的人蹬飞,同时借助这股反冲力以螺旋状朝着戚阳长老扑了过去。 戚阳长老的修为不是青姿的对手,被她打得束手束脚,自顾不暇,而青姿则还有余力对付后面偷袭过来的人。 就在她剑尖就要刺中戚阳长老的时候,时千秋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剑抵消掉了。 青姿看向他的目光带着浓浓的讽刺,“从我刚进山门的时候就觉得时尊主是一个刚正不阿,正直严谨的好人。” 时千秋听了这话,眼中难堪一闪而过,语气阴沉地开口:“那就让你失望了!” 青姿一边与几人交手,一边不在意地耸了耸肩道:“我无所谓啊,毕竟你让我失望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时千秋的眼睛里瞬间迸射出亮光,“看来宁因说的没错,你真的也记得前世的事情,你是不是也有修炼时空穿梭术的秘诀?!” 青姿知道时千秋已经都这个事情偏执的有了心魔,也没有心情去给他解释清楚其中的缘由,只淡淡道:“不属于你的东西,如何你都得不到的,现在回头,看在你是时朗父亲的分上,还能留你一命。” “别给我提那个孽子,留我一命,哼,前世我能杀了你,这一世,我同样可以!” 说着,时千秋下手便越发狠绝。 然而青姿却无法如他那般无所顾忌,这始终是时朗的父亲,前世时千秋临死前时朗的无助她历历在目,这一世即便两人依旧站在对立面,但她也做不出前世那样的事情了。 顶多就禁锢住他,之后交给时朗处理。 也就在这时,整个昆仑山突然猛地一震,一股令人惊骇的力量波动传了出来,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那股力量的来源处。 然而那里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原本还算是明朗的天空霎时阴暗了下来,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惊骇出声。 也就在这个时候,刑台上的宁因仿佛瞬间来了力量,将之前看押着她的几个人瞬间掀翻,起身朝着黑云沉沉的方向飞去。 “宁因跑了,快抓住她!”有人当先发现了这件事情,顿时惊呼出声。 大家也纷纷回过神来,也顾不上对青姿的围剿了,尽数转换了方向朝着宁因抓去。 宁因却好似早有准备一般,直接将手中的那一张信纸捏成了团扔向了人群中:“秘诀就在那张纸上,你们自己抢去吧,我就不奉陪了!”说完她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呵呵一笑,道:“不过你们抢不到也没有关系,青姿她也会时空穿梭术的修炼秘诀,你们抓到她也一样哦。” 青姿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见她越跑越远,她也没有停下步子,直接追了上去。 辞月华与水苡仁也停下了厮杀,都追着宁因去了。 而下分则是已经乱成了一团,众人都在疯狂地争夺着那张信纸,但凡捡到那张信纸的,都逃不过被人围攻丧命的命运。 而捡到那信纸的人则如癫如狂,如获至宝,同时也在极乐中丢掉性命。 从始至终都没有人能有机会将那信纸打开。 这边几人追出去很远的距离,但是宁因的气息却仿佛完全消失了一般,如何也感受不到。 青姿与辞月华两人的面色都很难看,目光也都阴沉沉地看着同样面色不怎么好看的水苡仁。 “看水洞主的面色也不大好啊,这是怎么了?我以为出现这种情况,你应该是全场最高兴的人。” 水苡仁面色自然不好看,毕竟他要的秘密还没有得到手,不过这些又与计划没有多大差别,要说多生气倒也不至于。 你们不觉得愧疚吗 反正宁因已经逃了出去,之后的事情他再去问她也来得及。 突然他想起来宁因扔出来的那一团纸,没跟青姿与辞月华二人争辩,径直跑向了校场。 而此刻却已经有一大帮人朝着这边跑来,刚好与三人汇合到一起。 “宁因跑了,但是她说了,青姿也知道秘决我们将她抓起来也是一样的。”刚一碰面就有人指着青姿开口。 辞月华面色一冷,拦在了青姿身前,声音清冷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威压:“谁敢动她一下,我会让他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辞月华的威势众人还是能感觉到的,而且他已经做了宗师十年了,余威依旧在,这番颇具震慑性的话说出来还是对大家又很强的威慑性。 而水苡仁看着眼前一群人忌惮又贪婪的目光,心头忽然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紧皱着眉开口:“宁因留下的那张纸条呢?” 有人立即就一脸控诉地告状:“玄妙宗师,我们都被宁因那个女人给骗了,她写下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修炼时空穿梭术的秘诀,完全就是一团废纸!” 水苡仁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伸出一只手道:“将那纸条给我看看。” 下一刻就有人将那被揉乱又展开之后满是褶皱的纸条毕恭毕敬地递给了水苡仁。 水苡仁一看里面的内容,顿时面色一黑。 只见上面写着: 等闲桃李成荆棘, 余心既已故别离。 归去来兮时已暮, 来去归兮尽皆平。 没头没尾,没有什么意义的一首诗。 -退款不退货怎么处理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dghualiang.com
本文作者:DCB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www.dghualiang.com 秒速赛车 - 安全购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网站地图XML | 网站地图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