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6889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66889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QT助手安卓版
发布时间:2020-11-08 00:36
浏览次数:
QT助手安卓版林立死死盯着张淼洗澡的位置,嘴巴里面呜呜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张淼听到林立的声音,边刷着牙边回头看了一眼。

两只熬了一夜血丝爆裂有些通红的眼睛,看向林立,林立立马记起昨晚那幕,吓得立马噤声。

张淼摇头轻笑了一下,笑容依旧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杀伤力。

但是刚才还一脸怨恨的林立,身体却不自主的瑟瑟发抖。

张淼心里冷哼一声,真是一个废物。

昨天还嚣张的无法无天,今天却像条狗一样。

要不是看在嫂子的面子上,张淼真就打算让他死在外面。

省得拉回来,臭一块地。

保安队每年都有死亡名额,死他一个半个的,张淼也就是多写几份报告的事情。

张淼摇摇头,继续刷牙,没有再理会林立。

瘫在床上的林立,见到张淼不再用他那双血红的眼睛看向自己后,心里松了口气,停止哆嗦。

林立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时这个连食堂阿姨都敢欺负的人。

昨夜竟然敢把自己这个站长小舅子打断四肢,还冠冕堂皇的把自己像一坨烂泥一样扔在保安队的值班室内。

这是谁给他的胆子,难道说是姐夫交代的? 姐夫已经知道自己干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了? 林立越想越怕,拼命想要动一下,可是自己就像是真的瘫痪了一样,一动都不能动,最多能哆嗦几下。

张淼刷完牙后,直接用水冲冲,拿起洗出几个破洞但是异常干净的白色毛巾抹了把脸。

抹完脸后,他又把牙刷牙缸,毛巾,脸盆整整齐齐的摆放好。

这些习惯都是他在部队养成的,过去这么多年后,他想改都改不了。

他做完这一切后,感觉自己的精神稍微好一点了。

没有那种眼睛都睁不开的强烈睡意。

他不禁感叹人真是老的快,要是二十年前。

自己就是冲锋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依然是生龙活虎的。

只要站长一声令下,抱着刀自己绝对还能冲锋两个来回。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微微的肚囊,一天到晚都是想着回家做饭是不是要换个花样。

不得不说环境是真改变人,以前自己早上起床,第一个动作永远是下意识的去摸床头的刀。

现在了,那把刀早就被他藏在仓库里面很久了。

最近一次拿出来擦它,好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

如果哪天万一车站真的有个妖兽袭击?张淼想都不敢往那边想。

平静的时间真的太久了,自己从部队回来后,自己的情绪其实一直不稳。

有段时间,半夜提刀梦游在车站附近逛游。

站长怕自己走火入魔,一直没有让他参加过外勤工作。

他这些年来,大部分负责的都是情报工作和站内安保工作。

虽然情报和站内安保的重要性不容置疑。

可是这些年来,人族一直在各个车站不停的加装不同的阵法和符咒。

一般情况下就算事再瞎了眼的妖兽,也不敢往直冲冲的往火车站来送死。

张淼洗漱完后,就一直站在值班室门口。

保安队员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人上班了。

有几个想要进去值班室内换衣服。

张淼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他们立刻恭恭敬敬的叫了声,队长早后,主动离得远远的。

保安队员的表现,一点都不像是吉水站内传言那样。

还有几个平时喜欢来保安队梳洗的车站值班人员,也想直接进去。

但是张淼整个人堵住门,一步不动。

来人嘴里张口就想骂人,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虽然张淼这人很面,可是这次他站在门口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每个试图企图挑衅他,靠近这道门的人,都有直面死亡的恐惧。

林立直愣愣的看到这一切,忽然一股绝望涌上心头,张淼这是要真的弄死他的节奏。

林立感觉身体越来越冷,每个骨头缝里都透着寒意和疼痛。

他知道自己被打断的四肢要是错过时间,那就是真的终身残疾。

就算他牛逼哄哄的姐夫到时也会无能为力。

林立越想越怕,身上的狠劲越来越少,到最后开始瑟瑟发抖。

张淼大约在门口等了有半个小时,一个长得圆滚滚,肥不溜秋,黑乎乎的胖子,一手拿着一袋子十五六根油条和一袋子十七八个包子,另一手则提着有五六斤重的大塑料桶豆浆径直走来。

他边走还边和身边路过的人打招呼。

被打招呼的人也不由自主的回应他。

事后一想,这孙子到底是谁吖?车站新来的同事? “你来晚了十五分钟!” 张淼对着来人说道。

黑胖子咬着油条,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没办法,今天咱食堂豆浆有些糊底。

老吴抢救了半天,我也只有在那里等着。

这老吴也太会糊弄事了,熬豆浆这么要紧的事情交给新来的小张去弄。

那小子每次都出错。

上次我来的时候,老吴竟然从豆浆锅里捞出一个刷锅球。

老张,你说说。

小张那小子是不是有内部关系?不然老吴那暴脾气,能忍的下这种事。

” 张淼没有接黑胖子的话,他知道这小子的狗脾气。

天生话痨,你要是跟他搭句话,他小子能嘚吧嘚跟你侃半小时。

从天文地理,到澡堂子那个地方偷看位置好。

张淼直接把他领进值班室内。

有几个一直注意这边的保安队员一下围了过来,凑在门口,想要看看里面发生啥事。

张淼一下开门,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着他们。

几个保安队员,十秒钟后自动离的远远的。

走了有二三十米后,几乎同时打了个寒战。

今天的队长杀气感觉比平时操练他们的时候还凶上几分。

张淼再次关上门,这次再也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值班室门口。

值班室内,黑胖子一口直接吞下一个肉包,然后灌上一大口豆浆。

他边吃边围着跟坨烂泥似的林立边上转悠,边看嘴里还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活脱脱一副看笑话的嘴脸。

张淼站到黑胖子身边,问道。

“能治吗?” 黑胖子咬一口油条,把一堆吃的堆在桌子上。

把油腻腻的手在林立身上摸了摸,看到林立身体抖了一下,还顺手在他已经残破的不像话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别问能不能治,给钱就行。

” 听到钱的问题,张淼一直平淡的脸抽动了一下。

可是架不住他开支大,老婆去年刚生完孩子。

家里老人身体不好,能帮上的忙有限。

所以她只能不上班,蹲在家里全职照顾孩子。

再加上虎子他妈,最近这段时间住院,自己前前后后也帮他交过几次住院费。

最近这段时间,说实话手头紧的厉害。

张淼忽然有些担心自己手头上的钱,怕是不够这次费用了。

张淼有些后悔,早知道就直接打残这小子,也省得治。

不过想到站长嫂子平时对兄弟们的好。

唉,算了出钱就出钱吧。

大不了,这个月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了,到时找几个老兄弟借点。

张淼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这次要多少,太多了我可没有。

” 黑胖子认真看了一眼张淼,心里估摸着他能接受怎样的报价。

黑胖子有些可惜,张淼着老小子平时就扣了吧唧的,估计是榨不出啥油水来。

唉,好不容易有个大点的活,却赚不到大钱。

这不得不说是人生一大悲剧啊。

黑胖子考虑一下,决定报出一个比平时还要优惠点的价来。

“治疗费用一千,不包括耗材和药物。

” 张淼听到报价并不离谱,还好奇看了一眼黑胖子,这小子转性了?不管他,说不定是昨晚雨太大,这小子淋迷糊了。

便宜就好,这样自己勉强还能剩点,不用去打几个老兄弟的注意了。

“行,让他的手脚一个月后才能痊愈。

” “一个月后才痊愈?” 黑胖子听到这奇怪的要求,一脸疑惑的看了张淼一眼。

张淼他很肯定的点点头。

“那行,再加五百。

” 张淼一下炸毛。

“你小子怎么不去抢?” “呵呵,一个月才痊愈可是技术活。

我敢说,就现在这情况整个吉水你都找不出第二个有把握做到的。

何况像我这样收费如此之低的,说不定你找遍济州都不一定能找到。

给句痛快话,治还是不治。

不治的话,我还要搭火车回去。

这油条可不能放时间太久,不然软了不好吃了。

长生可是嘴叼的很的。

” 张淼考虑了好久,从后面的拿出一千五百块塞给黑胖子,不耐烦的说道。

“快点治,治完快点滚。

下次我要是还看到你躲在火车上睡觉,别怪我不给老刘家面子。

” 黑胖子接过钱,一张一张数清楚,看到绿色的百元大钞,脸上有些发光。

“切,要不是老子贫血的老毛病犯了,在火车上睡着了,鬼才愿意来你这。

最近这条路上可是乱的很。

我这么怕死的一个人,才不愿意无缘无故丢了性命。

出去守着,不要让人进来,不然有什么闪失我不负责。

” 张淼点头出门,带上门,随意的站在门口。

黑胖子等到张淼出门后,从怀里拿出一包银针依次排开。

右手食指按顺序划过整排的银针。

他没划过一根银针,银针都不停抖动,像是等待他召唤已久似的。

黑胖子从中间抽出一个不粗不细的银针,走到林立身边。

还没等林立看清楚他就一针下去。

只是一针林立感觉自己的左臂好像就能动了。

他刚想把自己的左臂抬抬,就见到一只只小虫从黑胖子的食指处爬出来,全身黑色,密密麻麻的,往自己身上爬。

他用力想要用左臂去阻止他,发现刚才好像能动的左臂。

一下子又不能动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林立,被吓得全身大汗,嘴里呜呜之叫。

好你个张淼,你竟然找个蛊医来治我。

等老子好了,跟你不死不休。

人情债易欠难还 半个小时后,黑胖子从值班室里面出来。

张淼看到他出来,一下迎上来,被黑胖子身上一股特别的味道一冲。

张淼捏着鼻子,连退两步嫌弃道。

“辉子,你都用了啥药,身上都是啥味,这么难闻?” 黑胖子辉子奇怪的看了一眼一脸嫌弃的张淼。

用啥药? 就给这么点钱还想要老子用药,做人不要太贪。

辉子看张淼眉头紧皱,一脸嫌弃能离自己有多远就离自己有多远的样子不像作假。

辉子自己在自己身上使劲闻闻。

一股子尿骚臭味直冲味觉神经。

辉子自己都一脸嫌弃,骂了几句别人都听不懂的脏话后,才一脸嫌弃道。

“里面那小子尿了一身,刚才在里面注意力太集中,还没注意这味。

现在被你一说,老子才觉得这味实在太恶心了。

” 张淼万年不变的和善脸,目瞪口呆道。

“尿了?” 辉子又闻了下身上的味道,把包子和油条拿拎着离自己尽量远点,恶心道。

“是啊。

这针一扎,蛊虫刚出来。

他哆嗦两下,尿了一身。

老张,里面那小子真是吴应豪大哥的小舅子?可惜啦,吴大哥英雄一世,找老婆的眼光,相当一般。

” 张淼推了一把黑胖子辉子。

“就你话多。

再说我们站长赵找的是老婆,又不是冲着小舅子去的。

不能因为老婆家有个不争气的小舅子,就连老婆都不要了吧。

” 黑胖子辉子想起娇娇姐她三哥,很认同的点点头。

“那倒也是,谁家没个没出息的小舅子。

我走了,里面的情况都是照着你说的办的。

对了,你可不要找吴大哥告我黑状。

到时我可不会认账的。

” 张淼没好气道。

“滚。

” 黑胖子辉子连连点头。

“行行行,我滚还不行吗?对了,不要让那小子直接碰水,实在受不了那味全身擦拭就行。

我可是事先交代过了,不照我说的办,我可不负责。

” 张淼认真点点头,捏着鼻子道。

“你要不要洗洗,就你这味。

我们火车都能被你熏臭了。

” 黑胖子辉子闻着身上味,又看了一眼值班室里面。

算了,那里面比自己还臭。

“不洗了,身上这味道,散散就没了。

再到里面去一趟,我怕自己要吐了。

” 张淼愣道。

“这么臭吗?” 黑胖子辉子呵呵笑道。

“我都这么臭了,你说里面那味能有多难闻。

你一个人慢慢清理吧,我不跟你吹了。

再不回去,油条就真不能吃了。

” 黑胖子辉子拎着油条,一路小跑。

张淼一脸懵的看向值班室,半晌后,小声喝道。

“你们几个臭小子给我滚出来。

” 几个穿着保安服的年轻人,嬉皮笑脸的探头探脑从值班室后面走出来,齐声道。

“队长,我们可没有偷听你们说话。

” 张淼看到这几个嬉皮笑脸的小子,真是拿这些年轻人没办法。

他故意板着脸道。

“把屋子打算干净。

老子累了,回家休息去了。

对了,不要动床上那小子,就让他躺在那。

中午的时候,给他弄点吃的。

” 几个穿保安服的年轻人,一齐敬礼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

” 他们的声音有点大,离得有点远的车站人员都注意到这边。

看到几个毛头小子一脸不正经的敬礼,几个看过来的车站人员,一脸鄙视。

心里暗想,估计张淼这个没用的保安队长,在被他们保安队的人调戏。

万寿山山脚下。

在万寿山上写出天师镇灵符的刘长生,今天是真的特别高兴,下山的时候,边走还边哼着别人根本没有听过的歌曲。

近十年的临摹,一朝功成,连刘长生这么稳重的人也是经不住有些得意忘形。

一直跟在刘长生后面的大个子东方,脸上也堆满了憨憨的笑容。

对于东方来说,只要长生哥高兴,他就高兴。

刘长生和东方刚走万岁山山脚下。

一眼就看到一个黑胖子提着一袋子油条包子,满脸堆笑的站在下山路的路口等着。

-QT助手安卓版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dghualiang.com
本文作者:DCB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www.dghualiang.com 秒速赛车 - 安全购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网站地图XML | 网站地图HTML